当前位置:阳光政务——浙江省行政案例选编
案例25
XX县XX镇政府山林纠纷处理决定违法案

    上诉人(原审原告):沈某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XX县XX镇人民政府。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周某某。

    复议机关:XX县人民政府。

    原审法院:龙泉市人民法院。

    审理机关: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沈某某因林业行政裁决争议一案,不服龙泉市人民法院原审判决,向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原审法院查明:原告与第三人均为XX镇XX村第X村民小组成员。该村民小组有土名XX山场。1983年落实林业生产责任制时将其分为三股,原告父亲沈某某承包左起第一股,分两片山登记,一块四至为:上上支横路,下湾,左湾直上岙,右小湾直上横路、横路外岙(第三人毗邻);另一块四至为:上横路,下湾,左岙,右湾。第三人承包中间股,四至为:上下支横路,下横路,左小湾直上横路,左小湾(王某某毗邻)。王某某承包右边第一股,与第三人左右毗邻,其左至为丝线吊乌炉湾直上。第三人将其承包的山场上的林木转包给他人做椴木香菇。1990年与XX县营林公司合作造林。2010年,原告与第三人因XX山场发生纠纷,经调解双方达成协议,原告XX山场四至为:上上支横路,下湾,左湾直上岙,右小湾直上横路、横路外岙(第三人毗邻)。第三人XX山场四至为:上下支横路,下横路,左小湾直上横路(某某某毗邻),右小湾(王某某毗邻)。事后双方分别到XX县林权管理中心办理了林权证变更登记。2013年,原告勾画地形图确认四至时,认为XX山场“大岗”应当在其承包合同包含的范围内,第三人的责任山在“大岗”的右侧。第三人认为其所承包的责任山就是“大岗”,“大岗”右侧的山场是王某某承包的,双方界至清楚。因双方对“大岗”的权属各自主张权利,由此产生纠纷。第三人于2014年4月向被告申请调处。2014年7月10日,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浙江省森林管理条例》第四十三条,作出XX政山(2014)1号山林纠纷处理决定书,原告不服,向XX县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经XX县人民政府复议,作出维持被告决定的复议决定。原告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与第三人在1983年承包土名XX山场,左右毗邻。原告的右至小湾直上横路、横路外岙(第三人毗邻),第三人的左至小湾直上横路(某某某毗邻)。双方四至于1990年进行了完善。后因纠纷调解,双方对XX山场的四至仍以1983年签订的林业生产责任制合同为准。本案双方的焦点在于双方左右界至小湾的具体坐落。第三人承包的山场在原告与王某某的山场中间。经实地勘察,王某某山场的左至丝线吊乌炉湾直上中有一地貌地物丝线吊乌炉,而丝线吊乌炉在原告所主张的“大岗”上,即“大岗”右侧的小湾为王某某与第三人的左右界至。被告认定第三人承包的XX山场在“大岗”上,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受理第三人的申请后,进行了立案、调查、调解等程序。依据有关法律,作出的处理决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原告认为“大岗”在其承包的XX山场范围内,主张其与第三人毗邻的右至为“大岗”右侧的小湾,未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其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山林纠纷处理决定和要求被告重新作出处理决定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第三人的诉讼主张,予以支持。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沈XX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山林纠纷处理决定和要求被告重新作出处理决定的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经庭审查明,1982年分山到户时,上诉人沈XX的父亲沈某某与被上诉人周某某均为XX村第X村民小组第X组成员,该组以户为单位并以抓阄的方式进行了分山。1983年落实林业生产责任制时,在“XX”山场,沈某某户登载有两片山场,周某某户和王某某户各登载一片山场。1990年完善林业生产责任制时,沈某某与周某某在“XX”山场和“XX”山场的责任山四至均发生变更。2010年9月29日,经XX县XX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沈某某与周某某自愿达成协议:叶某某家与周某某都同意按83年的山林证为准,叶某某与周某某的毗邻山场界止按83年的山林证为准,不变。2014年5月,沈某某和周某某分别向被上诉人XX镇人民政府申请山林权属纠纷一案,XX镇人民政府均予受理,6月17日,XX镇人民政府决定对土名为“XX”的山林纠纷并案处理,对土名为“XX”的山林纠纷另案处理。

       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认定无异。

       上诉人沈某某与被上诉人周某某对各自承包经营山场的登载四至名称无异议,主要对各界至在山场实地的坐落位置存在争议。双方在行政处理程序中均向被上诉人XX镇人民政府提交了要求处理山林纠纷的申请,其中周某某申请将纠纷山场决定给其经营管理,沈某某则申请实地确认其在“XX”和“XX”山场承包山的四至范围。XX镇人民政府虽决定对双方“XX”山场的山林纠纷作并案处理,但其作出的被诉处理决定,仅按周某某的申请内容作出纠纷山场归周某某承包经营的决定,而未回应沈某某提出的要求确认其山场四至范围的请求。况且,从被诉处理决定将纠纷山场决定给周某某承包经营这一结果看,也导致沈某某在“XX”承包经营的两片山场的实际坐落范围无法确定。综上,被诉处理决定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予撤销。原审判决驳回沈某某要求撤销被诉处理决定的判决结果错误,依法予以纠正。为此,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二)项、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目规定,判决撤销原审法院行政判决;撤销被上诉人XX县XX镇人民政府山林纠纷处理决定,责令在两个月内对本案纠纷重新作出处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