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阳光政务——浙江省行政案例选编
案例14
XX县XX局地质矿产行政许可程序违法案

   原告: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XX公司。

   被告:XX县国土资源局。

   第三人:XX县XX叶腊石矿。

   审理机关:龙泉市人民法院。

 

       被告XX县国土资源局于2013年2月4日对第三人XX县XX叶腊石矿作出《采矿许可证》变更许可,开采方式由地下开采变更为露天开采,生产规模由1万吨/年变更为5万吨/年,有效期限为2013年2月4日至2022年2月4日。原告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XX公司不服被告向第三人所作地质矿产行政许可行为,向龙泉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经审理查明:第三人于2004年12月首次取得《采矿许可证》,2007年5月、2011年9月,分别进行了开采方式和延续开采年限的变更,2011年9月变更后的《采矿许可证》,开采方式为地下开采,生产规模为1万吨/年,有效期限为2011年9月29日至2014年9月29日。2012年8月,第三人向被告提出《关于要求生产探矿的申请》。同年10月,被告出具了《XX县XX叶腊石矿生产勘探方案备案的通知》,同意生产探矿工程方案设计予以备案。2013年1月21日,被告向原告作出了《关于浙北—福州特高压交流输变电工程初步设计阶段线路路径的批复意见》,同意原告设计的线路初步设计阶段路径途径XX县XX镇、XX街道、XX乡,并提出建议避开矿山开采点,不得在矿体上设塔基。2013年2月4日,第三人向被告提出采矿权变更申请,申请变更内容为开采方式由地下开采变更为露天开采,并向被告提交了2012年编制的《XX县XX叶腊石矿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方案》《XX县XX叶腊石矿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恢复治理方案》及营业执照等材料。同日,被告作出同意变更的许可,向第三人颁发了《采矿许可证》,开采方式为露天开采,生产规模为5万吨/年,有效期限自2013年2月4日至2022年2月4日。2014年10月,第三人向XX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案外人国网浙江省XX公司排除妨害。XX县人民法院根据案外人国网浙江省XX公司的申请,决定追加原告为民事案件的第三人参加诉讼。原告认为因被告在向原告作出路径方案批复意见后再向第三人变更《采矿许可证》的行政行为,侵犯了其合法权益。

       本案作为行政许可案件,第三人应当向被告提交有关材料,申请材料应当齐全、符合法定形式等要求。第三人在向被告提出变更许可申请时,申请变更的内容为开采方式由地下开采变更为露天开采,其提交的主要有2012年编制的《XX县XX叶腊石矿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方案》《XX县XX叶腊石矿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恢复治理方案》及营业执照等材料。《浙江省矿产资源管理条例》第三十条规定:“采矿许可证有效期内,采矿权人需要变更采矿许可证核定事项的,应当向原登记发证机关申请变更登记,并提交下列资料:(一)变更登记申请书;(二)采矿许可证和营业执照;(三)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方案;(四)国务院地质矿产主管部门规定应当提交的其他有关资料”。国土资源部《关于进一步完善采矿权登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土资发(2011)14号)第(二十五)项规定:“申请扩大生产规模的,应提交经审查批准的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方案、环境影响评价报告及矿山安全生产监管部门的审查意见;申请变更矿山名称的,应提交相关的依据性文件”。同时,根据浙江省国土资源厅相关信息显示,办理采矿权变更许可应当提供如下材料:(1)矿权变更申请登记书;(2)年检合格的采矿许可证正、副本;(3)申请人营业执照正副本;(4)采矿权所在地国土资源部门出具的采矿权人义务履行情况的证明材料;(5)《矿山生态环境恢复与治理责任书》(原件)及治理备用金的缴纳凭据;(6)《矿山设计》或《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方案》及评审意见书;(7)《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恢复治理方案》及评审意见书;(8)《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及环保部门的审批意见;(9)矿山安全生产监管部门的审查意见;(10)同意扩大生产规模的相关批准文件;(11)重新签订《采矿权有偿出让合同》或补充合同;(12)国务院、省国土资源部门规定应当提交的其他有关资料。对《浙江省矿产资源管理条例》第三十条中“国务院地质矿产主管部门规定应当提交的其他有关资料”应理解为包括《矿山生态环境恢复与治理责任书》及治理备用金的缴纳凭据、《矿山地质环境保护与恢复治理方案》及评审意见书、《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及环保部门的审批意见、矿山安全生产监管部门的审查意见等其他有关资料。第三人在向被告提出变更许可申请时,并未提交《矿山生态环境恢复与治理责任书》及治理备用金的缴纳凭据、《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及环保部门的审批意见、矿山安全生产监管部门的审查意见等材料,应属申请变更许可时材料不齐全情形。变更许可作为依申请行政行为,没有被许可人提出申请,行政机关应不得进行变更。本案中,第三人只对开采方式提出了变更许可申请,但被告对第三人作出的变更许可,既变更了开采方式,又变更了生产规模和有效期限。被告对其受理、审核、公告等程序未提供有效证据予以证明。被告向第三人作出的变更许可行政行为程序上存在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应确认违法。原告要求撤销被告向第三人颁发《采矿许可证》的行政行为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龙泉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确认被告于2013年2月4日向第三人颁发《采矿许可证》的行政行为违法。